“不求甚解”误人子弟
当前位置:推荐阅读  作者:鲁洪生  来源:中国教育报  时间:2010-05-23  点击:

 

早就听说某教授在课堂上宣称不求甚解,是读书的最高境界。众人愕然,但当时还只是当作趣闻讲讲而已。没料到,在200121《中国教育报》上还真看到了王富仁先生的《好读书,不求甚解》,322又看到了郭宗明先生推崇不求甚解读书方式的《阅读原本是什么》,对于两位先生的观点,从事阅读教学的我们实在不敢苟同。

  阅读教学原本不是阅读


  先生不该把阅读教学阅读两个种属关系的概念混为一谈,更不能用某一种特称的阅读方法代替全称的阅读,用某一种阅读方法的特征批驳阅读教学。就像白马非马一样,阅读教学不等同于阅读


  阅读的目的很多,不同的学习目的决定了不同的读书方法。阅读可以是带有某种功利目的的求知,也可以是无任何功利目的的娱乐消遣,阅读教学虽然也可以含有娱乐消遣的成分,但更重要的目的则是求知增长才识。娱乐消遣可以不求甚解,中小学语文课中的阅读教学却一定要力求甚解


  力求甚解,是尽力追求科学客观实事求是的解释,这是教学原则,是客观要求,是追求的方向。能不能甚解决定于主观的能力和水平,求不求甚解则关涉教书读书的态度,是为不为的问题。尽管诗无达诂,文难甚解,但主观上却不能因为主客观的障碍而不求甚解


  文学的阅读鉴赏也许有自身的规律,但也要融入求实求真力求甚解的科学态度,不能简单否定打破砂锅纹()到底的学习态度。


  教书读书的态度直接影响教书读书过程中注意的程度,而注意的程度又直接影响着教书读书的效果,所以朱光潜先生反复强调:在文学,无论阅读还是写作,我们必须有一字不肯放松地谨严。”(见《咬文嚼字》)若是不求甚解朱光潜先生就不会读出郭沫若所说的你这没有骨气的文人你这革命家的风度两句中字的正误,也不会反复推敲甚至怀疑韩愈关于推敲的修改是否如古今所称赏的那么妥当”(见《咬文嚼字》)竺可桢先生也不会运用自然科学知识考证出王之涣《凉州词》中的黄河远上白云间当为黄沙直上白云间”(见周培源《自学成才要有文史知识》)。学术研究也要以阅读鉴赏的力求甚解为基础。


  不求甚解的态度不仅影响阅读的注意程度和效果,而且还会涣散学生的斗志。不求甚解确实可以打破阅读的束缚,同时也会消解压力,松懈学生的奋斗精神。凡事要有度,过度的压力是残酷,适度的压力可以转换为精神动力。切切不可矫枉过正,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还是王进喜说得好:井无压力不出油,人无压力轻飘飘。对于以独生子女为主体的性格形成期的中小学生而言,气可鼓,不可泄,这一点太重要!其实,不管是中小学老师,还是大学教授,对自己学生的学习态度是十分清楚的,对社会的学习风气也是清楚的。仅此一点,我们在语文课阅读教学的精读课中就不能称赏不求甚解


  中小学语文阅读教学的对象原本不是陶渊明


  不同知识储备的教学对象或读书主体,决定了不同的读书方式方法。


  对作品的理解,一方面决定于作品的客观难度,一方面也要决定于阅读主体的知识储备。同样难度的作品,学识渊博的人不求甚解也能解,而对中小学生来说,即便力求甚解也难解。


  陶渊明淡泊功名,躬耕田亩,追求人格独立精神自由,读书纯粹是消遣,不必参加任何考试,不必追求甚解,且学识渊博,积累深厚,也许“‘’(理解)是同时完成的。中小学语文教学的对象原本不是陶渊明,无论是学习目的还是知识储备,二者之间都难以比较。就中小学生的知识积累而言,根本不可能同时完成,他们非常需要有一个第三者解释作品,指点他们循序渐进,由文本字面义的理解,到意象深层含义的感悟分析。人人学习都要有一个渐进的过程,即便大学者在读中小学时也需要有第三者的介入。


  先生说好的书,是过就的。这话在逻辑上也是不通的。与是否能读懂不存在逻辑上的必然关系。好坏是就书的内容性质、艺术形态特征的质而言,能否读懂则取决于读书人的知识储备及文本的难易程度,这原本属于两个不同的价值评判体系。


  也许有些人遗传因素好,天生智商高,不求甚解也能解,但我们是就中小学生的群体而言。先生引鲁迅先生的话说:我的书,不到30岁的人是看不懂的。这只能说鲁迅的书难懂,却不能说不好。其实先生所引的这段话恰恰说明第三者解释的重要性,第三者的解释可以大大缩短理解的过程,提高理解的质量,我们不能等待学生长到30岁再读懂鲁迅的作品吧。


  力求甚解,是追求的方向,并不是要求学生一定要达到力所不能及的全弄明白。客观标准是一回事,主观能力的局限又是一回事,可以不能,却不能不为


  不同的书原本要用不同的方法阅读


  不同的书要用不同的方法阅读。有些书可以一尝,有些书可以吞下,有些书可以请人作节要,有些书则应当咀嚼消化”(参见培根《论学问》),言情武打小说可以不求甚解,语文课本中的精读篇章就一定要咀嚼消化,力求甚解


  不求甚解只是诸多读书方法中的一种,不能用这一种读书方法取代所有,尤其不能取代咀嚼消化的精读。先生推崇不求甚解的同时,摘录了与之相辅相成的四种读书法:信马由缰法、蜻蜓点水法、囫囵吞枣法、改弦易辙法。这样的读书法还用教吗?


  先生在称赏不求甚解的同时,还称赏了鲁迅、苏轼、刘永济等大学者。虽然称赏这些大学者的目的是说的重要,但是被推崇不求甚解的学者所称赏,多少会使人产生一些不由自主的联想,不知这几位学者若地下有知会有何感受?这里我们只想说,其一,不求甚解与勤奋没有必然的联系,而力求甚解却肯定联系着勤奋,或者说勤奋正是力求甚解的过程。其二,先生所称赏的几位学者其实正是力求甚解的典范鲁迅先生所说的随便翻翻,不过是谦词,或是读书方式的一种,鲁迅先生读书治学的严谨,为了追求真理敢说,敢做,敢骂,敢恨,敢爱”(巴金《秋夜》)的执著谁人能比?这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力求甚解。苏轼自说少年读书时,每一书要分作数次读,一次只注意某一方面的问题,如第一次只注意兴亡治乱的问题,第二次只注意典章文物的问题,他自称这是八面受敌的方法(苏轼《又答王庠书》),这是不是力求甚解刘永济先生就更是力求甚解的典范,先生一定是读过刘永济先生的《屈赋通笺》、《笺屈余义》、《屈赋释词》、《屈赋音注详解》等著作的,先生读书著述正是以考辨作品字、词、句、篇和语法、修辞精审著称于世的,正是以求其字字精确,句句得当为宗旨的,他甚至可以准确说出汉人袭用屈原诗句的出处和次数。主张力求甚解的我们,面对这些大学者的力求甚解都有些坐不住了。也许是才疏学浅,我一时还真就想不出古今中外哪位学者是凭借不求甚解信马由缰法蜻蜓点水法而获取成功的。


  不求甚解原本就不该是中小学阅读教改的方向


  现在中小学语文阅读教学中确实存在许多弊端,如断章取义、歪曲比附、刻意求深等等,确实需要改革,但先生所指责的从时代背景到段落大意到主题思想到写作方法,从字、词、句、篇到语()、修()、逻()”却是无可厚非的。这不仅是《教学大纲》的规定,也不仅是适应高考的需要,而且是训练学生阅读能力的必经之路。字、词、句、篇以及语法、修辞、逻辑的知识都是阅读作品必需的知识准备。不讲字、词,学生就读不懂;不讲修辞,就不知借代与借喻、对比与衬托的区别;不讲逻辑,就不知演绎与归纳、种属与并列的区别;不讲时代背景就不能准确了解作者的创作动机,不了解作者的创作动机就不能准确分析作品的思想内容,不能准确分析理解作品的思想内容、艺术特色,作品的审美价值体现在哪里?中国古代传统的阅读方式就是念、背、诵、读,对作品的理解,对事物的认识,更多重视直觉感受,整体把握,恰恰缺乏条分缕析、丝丝入扣的逻辑思辨,以至今天我们的议论说理,从中小学生到大学教授还是沿用古人法先王观念派生的引证例证、类比联想思维方式派生的喻证,为什么就不能理性地思考一下,这些方法是否能证明具有普遍意义的道理?现在语文阅读教学改革恰恰是要改变这种不求甚解的思维方式、阅读方法,要将理性思维、思辨融注到教学过程的每一个环节中。要想矫枉过正,在当下中国,应该朝着这个方向。


  阅读教学的目的并不仅仅是读懂某篇作品,而是要通过对作品的分析,提高学生的阅读理解能力和写作表达能力。美国《未来学家》19967-8月号刊载的《21世纪你必须掌握什么技能》认为,学生必须掌握写作技能和理解技巧。注意,是理解技巧,而不是不求甚解。文章说:阅读是教育的中心,也是读写能力的主要要求之一。……要想在21世纪大有作为的话,他们就必须很好地掌握阅读能力。阅读能力的提高自然会影响写作能力的提高。朱光潜先生说:我们想懂得布局的诀窍,最好是自己分析完美的作品。”(《选择与安排》)语文阅读课碎尸万段的意义就在于此,理性的碎尸万段的过程也可以是审美的过程,而且可能是更高层次审美价值的体验、实现过程。


  我实在不忍心引用西方学者对我们不求甚解的思维方式、阅读方式的极其伤害民族自尊心的评说,我只想说,不求甚解误人子弟,不求甚解严重遏制了思辨创新能力的发展,一旦形成思维定势,后果不堪设想。


  这也绝不是危言耸听。

 

                               200145《中国教育报》

 

 

  • 上一篇文章:阅读教学的本质是什么
  • 下一篇文章:阅读原本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