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教学的本质是什么
当前位置:推荐阅读  作者:苏荣耀  来源:中国教育报  时间:2010-05-23  点击:

 

  鲁洪生先生《不求甚解误人子弟》一文(中国教育报·读书周刊,45五版),不赞成王富仁、郭崇明二位好读书,不求甚解的意见,其理由之一就是:阅读教学原本不是阅读,不能用一种阅读方法的特征批驳阅读教学,所以即使阅读可以不求甚解,阅读教学也不可不求甚解。但是,王、郭二位的意思,正是在于指出,现在的阅读教学已经背离阅读本来的本旨,以致阅读教学与阅读成为主旨背悖的两个东西,呼唤阅读教学回归到阅读本来的出发点上;先生以阅读与阅读教学不等同为由来反驳,却没有说明它们该不该本质上不等同白马非马是在逻辑学上就概念种属关系进行狡辩,不是讨论事物本质问题,在最根本的本质上白马应该属于先生之说无异于赞同跳舞必须戴着镣铐,然后说戴着镣铐的跳舞不等同于跳舞。固然,戴着镣铐的跳舞是跟跳舞不同,但究竟是应该肯定它们的不同,而让人把镣铐继续戴下去,还是解脱镣铐使它不违背跳舞的真义?

  现在,阅读教学已经跟阅读不等同,这是事实;然而,是肯定这种事实让它继续存在,或是对它的合理性提出质疑而使阅读教学趋于符合阅读的原本意义,这正是人们要讨论的焦点。在我二十余年的语文教学中,深感语文教学中的阅读教学之弊,阅读教学是应回归阅读本旨上来了。


  阅读的本旨可以包括旨趣和目的。旨趣主要出于本性的兴趣,目的出于有外力要求的功利,它们的不尽一致有一部分是因为年龄段的差异,但二者也是有交叉的。阅读的旨趣,可以是休闲、情感的沟通、好奇心和求知欲的满足……阅读的目的,可以是获取信息、修心养性、培养写作能力……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期可能旨趣、目的有所不同,但总的它们是可以统一的,休闲之中、满足好奇心之中,并不排除同时也可以获取信息,可以修心养性,等等,而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书读多了,写作能力就自然上来了。所以阅读还是有它的具有普遍意义的本旨的。


  对于学生来说,阅读的本旨除了上述内容,还特别要提出,书中不但蕴藏着丰富的历史文化知识,而且包含着做人做事的道理、经验和观察分析世间万物的方法,这些更应该是让学生通过阅读而潜移默化、自然掌握的。如果说,阅读由于休闲、满足情感沟通和好奇心,是一种快乐,那么让学生通过阅读而自然获得这种教育,正是寓教于乐。


  既然如此,那么,如果说阅读需要教,应该教学生什么呢?除了引导学生读好书,教给获取图书资料的信息的方法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培养学生阅读的兴趣,教会他们理解的最基本的方法。有了兴趣和方法,他就愿读、会读,这就是阅读教学的成功;至于具体对某个文章、某本书的某一部分或某一句话,读得懂读不懂,是属于个人目前的知识、经历或理解能力的问题——这些不是阅读教学所能够、所应该解决的。所谓的增长才识,单靠课本中的那一点点是根本不够的。经常看到人们拿国内的教学与一些教育较发达国家的教学相比较,国内的教学总是侧重教给学生多多的知识,力求把具体的问题都弄懂了;一些教育较发达国家的教学则侧重教给学生学习的方法、能力和获取信息的渠道,培养他们的兴趣和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其中孰优孰劣,读者可自鉴别。中国的中小学生如果出国读书,在具体知识的掌握上总比外国的学生高出至少两年,但在利用资料和动手能力上总比别的学生差。这种差别,会一直影响一生的创造性、独立思考能力的培养和形成。语文教学中的阅读教学,其教学内容具有更多的人文性,道理更是如此。


  阅读的不求甚解,是一种学习的方法或策略,不是学习的态度问题,谈不上先生所说的会涣散学生的斗志。因为把他们从桎梏中解放出来,是让他们有时间和兴趣去读更多的书。至于鲁先生所举一些大学者在读书中的求甚解的例子,那其实不是阅读的问题,而是做学问、搞研究,不能跟我们说的语文教学法中的阅读教学相提并论。而且,这些学者在这些地方求甚解,却是在其他更多的地方不求甚解;他们正是在最初读的时候不求甚解,才有广泛的涉猎,才有到一定的时候凭广博的知识来求甚解


  我们可以回过头来,看看现在的阅读教学搞什么,效果怎样呢?字词读写训练,是基础知识教学,不是阅读教学;段落大意、中心思想的把握,层次、句意的分析,都是应该训练的。阅读教学还是要达到的,只不过是不要求甚解。这个甚解是有具体的时代背景的含义的,它是指一个时期以来的搞支离破碎、繁琐哲学、钻牛角尖、强生分别,不但违背文学欣赏、阅读理解的规律,而且把学生的兴趣扫荡殆尽,令学生视阅读为畏途。这种求甚解,结果是事与愿违。只要问问学生,他们在这种阅读教学之下,还有没有阅读的兴趣,还想不想将来学文学,这个道理就不难明白。至于这种阅读教学的结果,从我们培养的学生的语文素质和写作能力上,就可以检验出来。近几年来关于语文素质下降的讨论已经很多了,这里不准备多说。最近又有不少中学生写书的事出现,就其文学知识、写作能力而论,有哪一位承认是现在的阅读教学法培养出来的?


  阅读教学的现状,是跟为了选拔生员的考试密切关系的,跟着考试走的。这不是本文要讨论的范围。但选拔考试跟人的阅读活动本来就有不同的旨趣,这正说明了现在的阅读教学背离了阅读的本旨。阅读教学歧出了它本应遵循的航道,现在是它回到它本来的航道的时候了。(作者系福建省南安市大成小学教师)

  • 上一篇文章:读书,贵在会意
  • 下一篇文章:“不求甚解”误人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