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另类”讲《论语》"借帆出海"译法可行吗?
当前位置:推荐阅读  作者:佚名  来源:来源: 文汇报  时间:2011-12-19  点击:

一本《论语》取代莎士比亚名著,走进了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本科生高年级的课堂。这算是破天荒,毕竟,大学英语系有个“传统”根深蒂固:原著选读课向来是清一色的西语典籍,讲究原汁原味。

    “学好英语,不仅仅是把西方优秀的文化作品翻译过来,也应该把我国传统的优秀文化典籍介绍到国外去。”给学生们上《论语》课的教授,并不是上外英语学院请来的“外援”,而是在这个学院有33年教龄、长期从事莎士比亚、培根等西语典籍研究的史志康教授。

    采访史志康时,记者意外获悉,他目前正从事《论语》翻译。比起上课,他的译本更有“噱头”:在忠实原著、逐篇翻译的同时,史志康给译本增加了很多有趣的注脚。他尝试用西方人更熟悉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培根等众多先哲的思想,为中国传统文化圣人孔子的思想做注。

    为了让《论语》走出国门,给孔孟文化制定一个“西方思想参照表”——这种“借帆出海”的译法或许值得一试。

    教授“另类”讲《论语》

    和大学人文学院开设的《论语》精读课不同,史志康的课堂上,以英语为专业的学生重读《论语》,有一种异样的亲切。

    《论语》有云:“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按照字面解读前一句,温、良、恭、俭、让,被立为君子修为的重要标准,也是中国古代上流社会的处事智慧。

    可是,这样的“中国智慧”该如何让外国人理解?史志康把温、良、恭、俭、让依次翻译为“mildly moderate,delightfully frank,properly respectful,reasonably temperate and genuinely modest”。但他说,除了逐字逐句翻译,还必须注意文本主旨的把握。这一句其实是强调君子应恪守中庸之道,切勿步入极端。

    倘若解释只停留在这里,中国人听了都很明白,外国人或许会感到一种文化上的隔阂:须知,西方的大量著作典籍中,备受推崇的是个人英雄主义。

    为此,史志康在他的翻译课上做了大胆尝试:从西方名著典籍里旁征博引,试图用西方人熟悉的“智慧”,为孔子的思想做一个“注脚”。

    比如中国人的“中庸之道”,在莎士比亚的作品《哈姆雷特》中,也能找到类似的“智慧”。《哈姆雷特》中,波罗涅斯曾叮嘱儿子雷欧提斯道:“你有什么思想不要说出口,不合时宜的思想更不可见诸实行。对人要和气,可是不要过分狎昵。”

    听起来,一中一西两位先哲的声音,确是遥相呼应。